菜农清供,就地取材

2018-08-29 15:00来源:《女友》 编辑:小辫儿

何为清供?

广泛地说,凡能够传达文人雅意与审美的各种书房玩赏器物,皆可称为清供。臂搁、镇纸、印章、笔筒……不一而足。

但最常入画的清供,非瓶花莫属。一瓶,一枝,随时令更替,或梅,或茶花,或菊,四时清供,这种日常生活中的形式感,换个通俗的说法,就叫雅趣。

作为一名有理想的都市菜农,我希望在接地气的生活中,夹带一点儿雅趣,比如,就地取材的四时清供。

这里所说的就地取材,那真是就地,花都是田间地头得来的。

我所居住的庞各庄区域算是北京的瓜果之乡,尤以西瓜著称,果树种类也很丰富,左邻右舍有种桃的、种梨的、种西梅的、种樱桃的,杏和柿子这类北方传统的庭院果树,更是随处可见。农场对面就是一片樱桃林挨着梨树林,春天开花的时候,先是粉樱满树,待到樱花渐落,雪白的梨花又接上了,真正是“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

按理说我自己也有两亩地,应该先自家解决一下。怎奈厨房花园里观赏品种虽不少,但大部分过于欧化,如天竺葵、琉璃苣或是耧斗菜,可以插瓶装点家居,却不能称为清供。而梅兰竹菊含笑岩桂之流,在城市郊区又并不易得,所取的折衷方案,只能是枝形挺拨、花果俱美的果树类花材了,于是,周边的这些果园便成为我经常光顾之处。

不是去偷折人家花枝,雅贼也是贼,我光顾此地,为的是一些彼此两便的收获。

早春的时候是桃,桃是未叶先花,丁点朱红的花苞刚结的时候,插瓶最美。而这时候果农恰好要再进行一次拾漏补缺的树形整理,会少量地修剪一些枝条,如果路过的时候正赶上,讨要一些是不会遭拒的。如果没赶上也不要紧,这些枝条会被直接丢弃在路边等待清理,尽可以在此慢慢挑选,享受一下拾荒的乐趣。

桃花未开全,樱桃花期已到,和桃树不同,樱桃很少在春季再行修剪,我唯一一次丰厚的收获,是因为对面的樱桃果园全面更新品种,要把主干以上的枝条全部锯掉,嫁接大果品种。那场面很是壮观,“为谁堆,花枝满路”,要不是家居地方有限,肯定要扛一堆比人高的树枝回家的。

桃、樱花、杏花期相近,比它们晚些的是苹果和梨。苹果花最为娇美,特别是半开未开时,粉白相间,格外诱人。梨花开满一树是美的,但似乎并不宜插瓶,有些过于凄清。至于石榴、山楂这种花美果佳的小型品种,我自己种了几棵,相当适宜折枝插瓶,但实在是舍不得下手。

花期过后,若再想得到插瓶的果枝素材,就要碰运气——还好,因为基数比较大,总能有些意外之喜。比如初夏的时候,北京经常刮风,风过后的第二天,去相熟的果园走一圈,一大捧缀满青果的枝条就有了,苹果园断枝最多。我猜是因为果密枝细的缘由吧,杏树枝条很少被吹折,但是树下会落很多小青杏,如果爱酸,捡回来做渍物也很好。

苹果枝插瓶是很气派的,苹果叶正面浓绿背面灰白,本身就有变化之美。再配上圆润青涩的小苹果,清水供养,能保持十日之久,放在案头,正合高濂《瓶花三说》之意:“幽人雅趣,虽野草闲花,无不采插几案,以供清玩,但取自家生意,原无一定之规,不必拘泥。”

 

作者:厨花君

编辑:韩佳延

本文来源《女友》2018年4期

上市日期: 2018年3月15日

 

女友》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