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里最值得一试的事,你做过几件?

2018-09-07 13:55来源:《女友》 编辑:小辫儿

春天必是要赏花的。

我居住的城市有两个季节最像穿越,一个是冬雪皑皑之时,一个是春花烂漫之时。每到这两个时节,一城的人都会生出“西安就成了长安”的感叹。大概被白雪覆盖的城市有种简约的古意,又或许太多的咏春唐诗让我们心生向往,自愧诗意不及古人。于是总要找些方法去感受感受古人的春日意趣,青龙寺赏樱便是其一。

对,就是电影《妖猫传》中,年轻的小沙弥空海修习佛法寻求秘经的青龙寺。因这里的樱花树较多,且都自日本引进,来“花见”的日本游客甚多,除了赏花,他们还要拜谒心目中的圣寺和高僧空海。每到春天,这里便会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全没了寺庙的清静。那一年春天,我拉着小朋友,和小朋友的同学和同学妈妈在一丛丛樱花树和人堆里辗转穿行,拍照赏花。一路走马观花,忽地一转弯,眼前是一幅不一样的景致。两棵大大的樱花树下,有一群人与众不同,好像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周围的嘈杂。他们席地而坐围成一个圆圈,每人都捧着一个便当盒一边吃着一边谈笑,野餐垫上摆着些水瓶和饮料,偶尔有粉白花瓣雪落般洒落在他们身上……可见赏花这件事儿,美的不在花,而在人与花的天然合一。

其二,便是河边踏青。

之前供职的杂志社组织过一场灞河边的春日雅集。参与者多以家庭为主,内容主要是观灞柳、赏汉服、品春点、讲春日诗、抄诵春诗,基本上是古代文化人的赏春踏青现代版。春天的灞河在和暖的阳光里闪亮着,一座石孔桥跨河而立,岸边钓者静坐,芦苇摇动。河边餐厅的露台上,年轻的父母带着小孩子们,在古色古香的笺谱上一笔一划地抄写着咏春的古诗,即使毛笔字写得歪歪扭扭,却也很可爱。抄完了诗,孩子用稚嫩的声音朗诵“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可见生活自有诗意。踏青这件春天里的平常小事,也可以很不俗。

深挖起来,赏花踏青等春游活动至少有2000多年历史了。起初,老祖宗也只是单纯从天人合一、敬畏自然这个角度出发祭祀一下上天,以庄重的礼仪迎接一年之始。后来就演变成春天里全民的狂欢。

唐代春天的迎春礼是一个全民参与的盛大节日,上至皇亲贵戚下至平民百姓都喜欢在迎春礼这一天盛装出游,品佳肴、饮美酒、听音乐、看舞蹈。而最会享受生活的宋代人,擅长伤春悲秋曲水流觞的士大夫等精英阶层不用说了,普通士庶商民也可以不远千里去洛阳赏牡丹,可以到皇家园林玩耍,或是约上三五好友,带着新酒、炊饼、果子、小吃、玩物,出城游玩。南宋时更夸张,春天的杭州城里,连穷人也热衷于拖家带口游湖赏春,不醉不归。也许是西湖春景太美,更也许是春天本就是一个让人想要愉快玩耍的季节,哪怕只是玩耍这样的小事。

人需要这样的小事,貌似无用,只是悠闲,只是消磨时间,却拨动了内心关于美的那根弦。

 

编辑:张弛

本文来源《女友》2018年4期

上市日期: 2018年3月15日

 

女友》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