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得了病,生机并不息

2018-09-10 16:32来源:《女友》 编辑:小辫儿

IMG_3482

在自然中劳作,既愉悦身心,又启发思考——像我这等上课喜欢做小动作的菜农,挥上几锄头就要抬头看看四周,蚱蜢跳,蝴蝶儿飞,一片叶子被风吹过来,看到什么都能浮想联翩,特别奇妙的是,眼前景物,经常能与记忆中的某个片段,忽然联结起来。

比如,一棵生病的枣树。

小时读丰子恺画,大树被斩伐,生机并不息。据女儿丰一吟回忆,这幅作品确有实事,乃是画家出门,路遇两小儿对着一株大树指指点点,原来是断木之上又发新叶,此情此景,正合当时政局,遂有此画。

事隔多年,这个春天,当我在园子里看到枣树根部发出一丛新绿时,读过的诗,看过的画,一时都到眼前来。

这棵枣树是邻居家的馈赠,移栽进来时已经是成年果树,早春种下,萌芽抽叶后,还少少地开了几朵花,到了秋天,枝头高高挂起一粒马牙红枣,令人对来年的丰收满怀期望。

顺道说一句,这粒枣我没舍得自己吃,奉与国庆节前来视察的母上大人。老太太仔细地品尝了一番,然后迎着我满怀期翼的目光,缓缓吐出三个字:“不太甜。”

不太甜……不太甜它也是我们自己园子里的枣。再说,试果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明年适应了环境,进入盛果期,味道肯定就不一样了。

翌年暮春,枣树上果然缀满了绿白色的花,枣花开得很隐蔽,只有米粒大小,却很耐看,绿瓣作五,正合五福之像。花蕊挺立,吸引蜜蜂往来其间,走近枣树,便听闻一片嗡嗡之声,正是繁华气象。

然而,繁华中却有隐忧,主树之侧,原来形态舒展的一条大树枝,短短几日缩成了团状,树叶变得又黄又密又小,而且全簇拥在主枝之上,远看去像是突然长出个大型鸟窝。

不需要有经验的果农,我就能判断病症:枣疯病。这是枣树最常见也最令人头疼的病害,用科学的语言解释,它是一种类菌原体感染病,病菌会使花芽转为小叶,芽萌发为小枝,发展到后来,枣树大枝枯死,整个树干上密密麻麻地长满爆炸状的细碎小叶,整株枣树类状若颠狂,所以被形象地称为“疯”。

枣疯病一出,徒呼奈何哇。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枣疯病,不久前,朋友邀我胡同里的小院做客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去诊治院中的大枣树。多年树龄,已经长到十几米高,一片浓绿格外养眼。然而,站到天台上看着树冠顶端的几丛疯树,我们只能遗憾地摇头,最后勉力锯掉了病枝便作罢。

近年来由于城市居住环境的改变,老北京四合院里常见的枣、柿这类极有故都风情的果树,几无存身之地,偶有一些遗留的,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日渐凋零。

枣疯病一旦发作,难以治愈。所以枣园的通常做法是尽快彻底根除以免传染其他枣树,我们园子里好在只有这一棵枣树,又暂时找不到壮劳动力来挖树,所以采取的是“假装没看见”疗法,偶尔路过的时候鼓励它一下,枣枣,你要坚强!

显然,这种消极疗法不太管用,从春到夏,疯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占领了全树,未到中秋,枣树已满头枯黄,而我也已经想好了,开春翻耕时,请个工人来让它安息吧。

孰料春天再次来临的时候,枣树展示了它顽强的生命力,在根部,悄然发出一枝新绿。细看枝叶,似乎已经摆脱了枣疯病的阴影,叶片大小正常,枝节距也很合理。

枣病病有可能自愈吗?翻阅所有的农业书籍,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顶多是一句“极难自愈”,然而,我还是愿意忍受满眼翠绿里一株枯树矗立,让这棵枣树休养生息,等待奇迹。

 

图文:厨花君

编辑:韩佳延

本文来源《女友》2018年5期

上市日期: 2018年4月15日

 

女友》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