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只有两种女人

2018-10-10 11:04来源:《女友》 编辑:小辫儿

世上只有两种女人,涂口红的和不涂口红的。

 

第一种涂口红的女人,走路带风,喜欢昂着头,让别人看到她的好气色。想跟同事吵架的时候,想到嘴上涂着三四百块钱的口红,那么贵,有些话就说不出口了。去卫生间补个妆,亮闪闪的口红拿出来,像挥舞魔法棒一样优雅地划一个弧度,抿嘴一笑,气已经消了大半。

曾跟一个心理医生讨论过这种口红依赖,算不算某种心理缺陷。她说,每个人都是带病生存,只要你所依赖的是自己能够掌控与负担得起的,就是健康的。活着这么难,谁能强大到不依赖于任何心理暗示呢?

从这个角度,口红是女人最好的伙伴。它的价格没有衣服、包包那么昂贵。从百元到几百,都能选到漂亮的色号与不错的质地。口红易于携带,放在女人的包里,像对抗残酷世界的一柄剑、一杆枪。一旦亮剑,没人能够忽视它的力量。

比如演讲的时候,我一定会涂大红唇,因为我要吸引你,看我怎么说。我承认自己底气不足,我承认我有虚弱与不安,通过一支口红,我和它们和解。

 

另外一种女人,不涂口红。

虽然我是口红控,却崇拜不涂红口却气场十足的女人,比如新晋奥斯卡影后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她不爱化妆,拒绝整容,她说女人脸上的皱纹是她生命的地图,并且认为“人的衰老,不过是用年轻的容貌换取人生的智慧,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希望我到61岁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智慧。

并非所有不涂口红的女人,都有这样的智慧。

一个刚离婚的朋友来咖啡馆跟我倾诉。她说完了,哭完了,我说“明天别忘了涂口红”。她惊讶地看我一眼,说哪有心思。我说你试一试。她又说自己唇形不美,不爱化妆,涂了口红显得突兀。我继续说,涂完口红再去上班,说不定生活会不一样。

她继续摇头:“没离婚我都不化妆。离婚的女人,还那么臭美干嘛?”

我很伤感。这种伤感,比刚才她跟我讲丈夫家暴的时候更甚。男人家暴是太阳底下无新鲜事,而她对口红的认知,更像是一个被命运彻底打趴下,铁了心决定不打算对生活还手的女人。怎能因为不美、不仙、不富有、没有对自己死心塌地的爱人,所以干脆放弃了最后一丝抵抗?!

这种不涂口红的女人,走在路上,低垂着头,干枯的头发与干枯的嘴唇一样,预示着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是大风天。

钱是女人的胆,美是女人的铠甲。浅薄吧?对啊,请尊重自己的浅薄。即便生活暂时不尽如人意,也要为自己披上华美的铠甲,投入滚滚红尘中,去赢取一个属于自己的未来。

 

作者:艾小羊:复杂人生的解局人,品质生活的上瘾者,专治各种不高兴。代表作:《我不过无比正确的生活》。

公众号:清唱(ID:qingchangaixiaoyang)

微博:有个艾小羊

 

作者:艾小羊

编辑:杨光

本文来源《女友》2018年5期

上市日期: 2018年4月15日

 

女友》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