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剧与阶层问题

2018-10-15 16:29来源:《女友》 编辑:小辫儿

内地的偶像剧定义一直模糊,《将爱情进行到底》坚定的称自己为“中国第一部偶像剧”,不过《真情告白》《真空爱情记录》肯定不会答应这个说法。海岩剧也经常被归类为“青春偶像剧”,其实与“造梦”这样的词相距甚远。赵宝刚也认为自己拍的是偶像剧,只是“文章是偶像剧男演员”这种论断,不仅自认影帝级演技的文章自己不能容忍,广大女性观众估计更加不能容忍——既然《奋斗》并非清装偶像剧,那么我们对男主演的发际线还是有要求的。

相比,台湾的偶像剧历史则脉络清晰得多。2000年的《流星花园》被认为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偶像剧,它之后的偶像剧都有相似的面貌,90%的剧都选择了“王子与灰姑娘”的总裁剧模式,比如《命中注定我爱你》、《公主小妹》、《海豚湾恋人》等。

然而,内地在此模式下的建树却一直不值一提。无论是改编自知名网络小说的《佳期如梦》、《千山暮雪》,还是《一起来看流星雨》这样的翻拍剧,都并未取得类似于《仙剑奇侠传》、《宫》这些古装偶像剧的成功。这是一种自然的选择——现代装偶像剧里所有的戏剧元素,古装偶像剧里全部都可以有,加上玄幻、武侠、夺嫡等戏剧元素加入,使得古装偶像剧的情节性更强,也更容易符合中国市场对于“长剧”的需求。

于是,产生了一个奇怪的规律,内地的偶像剧,年代越远,水准反倒越高。古装偶像剧一向是市场热门剧。不过,在“限古令”颁发后,部分产能转移到了民国偶像剧上。而现代装偶像剧,则一直不具备发育条件。原因很简单,当市场不看好的时候,一线的资源自然不会集中到此。

现代装偶像剧另外一个尴尬之处在于情境感。早些年,内地的总裁文作者们对于故事发生地到总是犹豫再三,经常一抖手,身处内陆,心在台北。否则,那些“坐拥亿万财产”的“商业巨擘”们,总无法拥有一个可供恋爱的样子。一直要到近十年,总裁文作者们才可以完全忘了台北,将故事发生地定为北上广深,甚至南京、杭州之类城市也不再突兀。而镜头语言是一个更复杂的事情,要做到情境感贴合观众,比文字描述更加困难,一不小心,就会滑落成《白衣校花与大长腿》。

所以,也只有当我国的首富从希望集团刘永好变成万达集团王健林的时候,现代装的总裁剧,才有了真正生根的可能性——刘永好与王健林的区别,不仅是饲料行业和商业地产行业的区别,也是农耕文化到城市文化的区别,对少女们来说,王健林比起刘永好在情境上的代入感要好很多——无论我们多么努力的试图公平看待这件事,但仍有一些行业永远不适合出现在偶像剧里,比如饲料行业、屠宰行业、肉类加工产业……

至于总裁剧本身,某种程度上,就是男权社会里关于偶像剧的终极形态。男权社会里,女性成功几率更小,因此对于通过爱情与婚姻来改变阶层的渴望更迫切,这是总裁剧存在的社会基础。在偶像剧产业更成功的韩国,也未能突破这种模式。

同样是男权国家的泰国,其偶像剧同样也是类似模式,更糟糕的是,泰剧里还常见强奸戏——这是一种更直白的男权表达:男主角用强奸来表现身体和权力上的优势,然后,女主角却自此爱上了他。强奸生情也是我国总裁小说里常见桥段,不过影视剧中还是政治正确的守住了这点节操。

美国的青春电影可以作为亚洲偶像剧的对比,大多数青春电影都是校园片,合唱团、拉拉队、篮球队这些才是男女主角的身份属性,性荷尔蒙在这些电影里无处不在,阶层则几乎是刻意的被忽视了。至于要不要嫁给有钱人,以及怎么才能嫁给有钱人——喂,这是伍迪·艾伦的《蓝色茉莉》吧?在美国,只有中年人的故事才是酱紫的。

 

作者:狠狠红

编辑:宴子

本文来源《女友》2017年3期

上市日期: 2017年2月15日

 

女友》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