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圣周”,一场春日狂欢

2018-10-15 17:03来源:《女友》 编辑:小辫儿

安达卢西亚炙热的阳光下,柑桔花的甜香沁润了大街小巷,橄榄树在微风中摇曳,第一声鼓声唤迎来了圣枝主日,拉开了一场为期八天的关于热情,死亡,复活之旅的序幕。

 

西班牙的“春日盛典

圣周(Holy Week, 西班牙文:SEMANA SANTA),西班牙三大节日之一,一年中最重要的传统宗教节日之一。西班牙全境基本上都有圣周活动,但不同地方的活动形式千差万别。中北部省份的圣周游行气氛庄严,遵循传统和正式的宗教仪式,观赏游行的教徒也较为肃穆;南部地区,尤其是安达卢西亚(Andalucia)大区,圣周过程轻松自在,更像是一个丰富多彩的嘉年华。

每年圣周的时间都不同,根据西方教会的传统,在春分(321日)当日见到满月或过了春分见到第一个满月之后,遇到的第一个星期日即为圣周,也是复活节前的一周。东方教会则规定,如果满月恰好出现在这第一个星期日,则复活节再推迟一周,节期大致在3月底四月初的样子。

一条被称作激情之路”(Camino de Pasión)的圣周活动贯穿了八个小城镇:奥苏纳(Osuna)、拜纳(Baena)、卢塞纳(Lucena)、蓬特赫尼尔(Puente Genil)、卡布拉(Cabra, 卡莫纳(Carmona)、Priego de CórdobaAlcala la Real,加上最后在格拉纳达(Granada)的阿尔罕伯拉宫前的圣周游行,场场精彩。

既然是个宗教节日,有必要了解下背景,因为对于中国人来说,这样的活动过于陌生,我甚至在来之前也是一知半解。西班牙是传统的天主教国家,“圣周”更注重纪念耶稣受难的过程,而不像新教国家注重欢庆耶稣复活。组织圣周游行的是当地的民间宗教组织“兄弟会”(Hermandad)。据说第一个兄弟会是圣诞老人韦拉克鲁斯(La Santa Vera Cruz),可追溯到14世纪,但是今天人们熟知的大部分兄弟会都创立于20世纪。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沦,西班牙的兄弟会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才又重新兴盛起来。

如今的圣周游行已经成为外国游客最喜欢的西班牙节日之一。有这样几个看点:一是服饰,头戴只露出双眼的西班牙尖帽(西班牙语:Capirote),身穿长袍,装扮成拿撒勒派教徒的样子。游行队伍五彩斑斓,甚是好看。不同颜色的长袍和面具代表不同的兄弟会,每个城市大大小小的兄弟会有几十个之多;二是游行过程。每个城市都有各自的特色,兄弟会成员抬着本会尊崇的宗教圣人的塑像,肩扛华丽的十字架,和着音乐节奏在市内主要街道上游行,抬圣母及基督像游行则是圣周的高潮。八座小城,精彩不断。

 

 

圣周“欢乐颂”

我的圣周”伊始,想象中的肃穆庄重在小城拜纳Baena完全被颠覆了。小城依山而建,鹅卵石铺就的街道盘旋而上,这里的房子大都刷成白色,明亮得耀眼,这是自摩尔人统治时代起就留下来的建筑风格。狭窄的小巷,白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陶盆,天竺葵、牵牛花,还有更多不知名的鲜花,地中海温暖湿润的气候让它们竞相绽放。很多阳台上都挂上了圣周的旗帜。我站在高处,看着橄榄树与片片红顶白房,一幅典型的安达卢西亚风景画。

突然,一阵清脆的鼓声打破了小城的宁静,循声望去,老城广场上走过来一群红衣人,戴着金光闪闪的头盔,遮住面部,头盔后面还拖着长长的黑色假发,边走边击鼓。这身艳丽的装束,让我大跌眼镜,如果不说是圣周游行(PROCESION),还以为马戏团的演员来了。

原来拜纳的圣周特色以鼓乐闻名,全城的兄弟会按照头顶假发的颜色分成白发和黑发两组进行PK,看谁的鼓打得好。服饰方面则摒弃了传统的长袍和高尖帽,代之以鲜艳的红色礼服,最醒目的是头盔上的羽毛装饰,每个人都不同,在风中轻盈飘动,非常漂亮。

圣周期间,西班牙每个城市的当地政府都会把整个圣周的活动列在免费派送的小册子里,上面有每一天的游行时间和当天所展示圣像的兄弟会名称路经的街道广场等。作为宗教节日,小城中的教堂和修道院都是圣周游行的起始点,我来到一处建在山顶上的古老修道院,小巧的庭院种满了柑橘,修道院里精美的浮雕和各种器皿让人难忘。西班牙是拥有世界文化遗产最多的国家之一,目前共43处历史古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西班牙的各种主题旅行中,宗教文化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内容,因此,每个圣周举办地的教堂和修道院也是游客们不会错过的。

拜纳的圣周游行没有性别年龄的要求,欢迎男女老少,不少四五岁的孩子,也跟在大人后面,有模有样地敲鼓,他们长大后将选择属于自己的兄弟会,或者也可以召集好友成立自己的兄弟会。在西班牙,不仅节日传统得到很好地保留和传承,更重要的是对快乐的追求,永无止境。

 

西班牙最美宫殿下的圣周游行

安达卢西亚是连接欧洲和北非土地的要冲,阿拉伯文明曾使她一度成为西方世界中最繁荣和最美丽的地区之一。13世纪到15世纪,格拉纳达一直是西班牙的最后一个穆斯林王国的首都,也是当年利比里亚半岛上最美的城市。阿罕布拉宫便是代表,这组建筑群保存完好,时光犹如停滞在从前。

圣周游行从教堂部分开始,教堂外已经挤得水泄不通,这里的圣周显然人气最高。来不及仔细打量富丽堂皇的建筑,教堂的门已经打开,人群开始涌动起来。游行队伍从面前经过,兄弟会成员手捧圣像,蓝袍上描金绣银,更加华丽。走在前面的少年提着香炉,表情严肃,后面抬圣像的人都罩在帷幕下面,肩上扛着沉甸甸的不只是花车,还有他们的信仰。

厚重的城墙下,我跟随游行队伍向着山下缓缓行进,能够在这座梦幻般的城堡亲历圣周,犹如一场时空穿越的奇遇。不禁想起华盛顿欧文在他的《阿尔罕伯拉》中的描写,富于历史性和诗意的事物是如此紧密地交织在浪漫的西班牙史籍中。蕴藏在这座东方伟大建筑里的,该有多少逸事和传说,真实的和荒唐无稽的——多少阿拉伯的、西班牙的,关于爱情、战争和骑士精神的诗歌和民谣。

格拉纳达圣周汇集了32个天主教兄弟会的活动,圣周期间,在阿尔巴伊辛区、阿尔罕布拉宫和萨克罗蒙特山,游行、宗教圣像和兄弟会教士随处可见。星期三晚上举行吉普赛基督游行,届时萨克罗蒙特山的洞穴外都会点起篝火。圣周星期四是沉默基督的游行,敲鼓伴随,这时,阿尔巴伊辛区充满了特殊的颜色。圣周星期五黄昏之际,格拉纳达最古老的兄弟会——孤独的圣赫罗尼莫兄弟会举行游行,当地人装扮成圣经人物,场面恢宏。星期日,复活节到来,烛台游行(facundillo)为格拉纳达圣周画上句号。

 

作者:阿兹猫

编辑:骆永融

本文来源《女友》2017年3期

上市日期: 2017年2月15日

 

女友》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