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forShe——男和女,我和你,相得益彰

2018-10-15 17:24来源:《女友》 编辑:小辫儿

汤竹丽:联合国妇女署中国代表处主任。联合国支持中国反家暴立法工作组联合主席。联合国社会性别主题工作组秘书长。在加入联合国妇女署前,汤竹丽曾在联合国人口基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及世界银行任职。拥有超过15年在中国工作的经验。在中国她管理和倡导的项目有:气候变化及性别平等与企业社会责任,自然灾害中的性别平等、性别暴力、女性与艾滋病、在公共政策中体现社会性别、女性经济赋权和女性领导力等。

性别平等在国内外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但很多人依然认为这是单纯的女性运动,而从事此项目的工作者也基本都是女性,HeforShe意味着邀请男性深度参与到性别平等中来,因为在这其中他们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工作中,他们有女同事,如果是领导那责任更大,还有很多女员工;在家里,他们也有责任分担家庭事务……男女平权,离不开男人的支持并身体力行。而HeforShe的启动会,之所以选择在清华大学,是因为年轻人的力量不容忽视,而且年轻人的思维比较灵活,更容易接受改变。

当然,还有很多人尤其是男人觉得你们女人地位已经够高的了,还喊什么“解放”“平权”?其实不然。

虽然,中国女性的就业率在世界范围内排名比较靠前,但根据全国妇联的调查看,男女收入差异在近几十年越来越大。1990年,都市女性收入占男性收入的77%,而2010年是67%。很明显男性收入增长比女性快。同时,高薪工作中的员工,男性占绝大多数,而更多的女性从事的都是比较基础的工作。还有,女性生孩子后可能会有段时间留在家里照顾孩子,等再返回职场,也会影响薪资水平和升迁。而家庭负担也会影响中国女性的行业选择,因为必须要回家,要做家务,所以,只能选择相对不那么激进的工作。但这种状况会影响老板对女性员工的看法和工作安排。此外,中国女性退休年龄比男性早很多年,这也会造成她们不容易被提拔。

2012年,联合国相关机构在中国做的调查显示,女性无薪酬工作时间几乎是男性的3倍,女性一周是27小时,而男性只有10个小时,无薪酬的工作时间就是做家务,照顾老人、孩子等。但没有工资的工作也是在工作。一周有薪酬工作时间+无薪酬工作时间,女性比男性多5个小时。而我们身边也会经常听到这样的抱怨——缺乏闲暇的时间,没有自我。同时,全国妇联儿童工作部发布的第二次全国家庭教育现状调查数据显示:在家庭教育分工中,多是母亲唱主角,近一半家庭教育中父亲“缺位”。而在这样的生活状态里,我们的孩子也缺失了一个性别平等概念的渗透,潜移默化的影响就是母亲负责家务,那女孩子就觉得长大我也得像妈妈一样,而男孩子觉得以后找老婆也像妈妈一样……就是说已经让孩子生活在一个有性别歧视,或者说性别刻板印象的环境里。

当然,在HeforShe运动中,女性的独立也很重要,并非一味的依赖HeforShe。有很多年轻的女性总想走捷径以为找个有钱的老公就一劳永逸了,把所有的寄托都放在婚姻和男人身上,丧失了自己独立的潜能。在这方面,我们联合很多地方机构、企业按照蓝领、白领、农村女性划分做了比较细致的工作。

针对蓝领,我们联合工厂一起开展相关培训,让她们了解女员工的权益,行动先从了解开始。同时,也跟企业的相关部门协作,比如工会,通过工会倡导,促进企业改变、调整一些政策、规则。

针对白领,有性别平等与企业社会责任项目。企业的社会责任也应该包括性别平等。所以,会倡导、督促企业内部的政策要考虑到女员工,比如提拔升迁,同时,也要给予男性员工相关的权利权益,比如要给他们产假,让他们有机会深入的地参与到养育中。

在农村,开办了技能培训班,帮助农村女性掌握一些先进的养殖种植技术,以及一些小企业或者创业的相关培训并倡导当地政府和相关机构给农村妇女一个获得贷款的机会。在农村中,男女收入差异更大,1990年农村女性收入占男性79%,而2010年只占56%

总之,女性一方面自立自强,另一方面,充分调动男性力量和优势,男女无芥蒂、无偏见的携手,自然会演绎HeforShe自在状态。

BOX:风景这边独好——瑞典全球性别平等典范

1974年,瑞典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用育儿假替代产假的国家。瑞典拥有一套涵盖广泛的福利体系、法律体系以及监督体系,这是瑞典成为全球性别平等领袖的一个重要因素。

 

从娃娃抓起——校园中的性别平等

性别平等是《教育法》中着重强调的内容,这部管理瑞典所有教育机构的法律规定性别平等应贯穿并指导着瑞典教育体系的所有层级。其宗旨是要给予孩子们提供生活中的平等机会,无论他们是何性别,针对他们的教育方法必须能抵御传统性别模式和性别角色对孩子的制约。

大手笔——育儿假

生育或收养小孩的父母可以共同分享 480 天的育儿假。父母每人均需至少休 60 天育儿假,不可相互转让。由于男性平均使用约四分之一的育儿假,大部分假仍由女性来休。

职场中的女性和男性

为保证女性和男性在享受平等的待遇,瑞典做出了长期的努力。《反歧视法》有两大块内容涉及职场性别平等问题。第一部分要求所有雇主必须主动设定明确的目标,以促进男女平等。第二部分则明文规定禁止性别歧视,责成雇主在有任何骚扰问题即展开调查并采取措施。同时,雇主必须公平对待所有曾经、正在或将要使用育儿假的雇员或求职者。

性别平等主流化

性别平等主流化是联合国在 1997 年创造的一个术语,用以描述将性别平等理念融入各级政府部门的工作中的做法。它的理念是:性别平等不是一个单独、孤立的问题,而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为了实现性别平等,政府在分配资源、制定规则和做出决策时,必须顾及性别平等理念。在瑞典,性别平等主流化被视为实现平等政策目标的主要策略。2014 年,政府指派 41 个政府机构,在 2015 年至 2018 年期间积极投入到“政府机构中的性别主流化”(GMGA)合作项目中去。政府为这项为期四年的项目共拨款 2600 万瑞典克朗

 

作者:美妙、马冬玲

编辑:宴子

本文来源《女友》2017年3期

上市日期: 2017年2月15日

 

女友》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