瓢虫侠物语

2018-11-06 15:48来源:《女友》 编辑:小辫儿

我在四月的雨中醒了,忽然想起一

那是我前在海岛见到的一人,他坐在沙滩边的水泥台上,衣褴褛头发曲成一条条小蛇,在喝一酒。我知道他只有那一酒。大他一天所拾的换来也只够买那一酒。他喝光整始演音很大,。他我听不,准确地他是一流浪,一个疯子。

但是谁说疯子或流浪就一定比正常人得不好呢?

问师怎样才能忘记?

“如太空。

我知道是王明的句子,心如一朵轻灵的云,漂流浩浩天空,最散,就如同糖粉在卡布其诺上融化,心事,最好是同自己一起,作无物

食而游,若不系之

我努力这样做的果是,在白天太空。但是到了夜,我如同皮的精怪,抖掉锦落一地的珠翠宝饰得只剩下了失眠。

候整个晚上都想着我和的事,总觉得自己是在做一场梦是梦就好了,可惜事与愿违。我遇见你这个人,这种事,论怎样叙述,最终都指向刻意而害。所以我希望每个夜晚能悍然睡去,用睡,抵住思虑。我步,以呼吸雾霾患上重感、韧带、以乳房几欲下垂代价,我的睡眠。整整四月,最得到零星几好睡

我想起站在我的庭院里,,要把那枇杷剪枝,那些果实长得更肥你说,五十年后,也可以闲来无事去市场摆摆摊枇杷你当时站在下,摘一果子递给我。

快要婚了,在跟网络上的店主商量印刷请贴的事。这难道是梦吗?那些设计好的图纸还在我的电脑

可是,这样消失了。你说你要回故把喜事告父母。你没带多余的行李,手表,衣,刀都在我里。

张画了很多线描本子在我里。

毛巾、牙刷还在我这里。

在我

在我里。

所以如果我也能如同流浪,藉着一酒,把苦痛都演,就如同自己是那酒一倒掉,倒掉,好很多?可是我的听又在呢?他都不是我所的,我所恨的,他都不是

而我和事,也不这尘世里微茫的小事而己。我很楚,如同一云,之于浩瀚天空的比例

把把脉,或许对你有用

着一夜睡的Z字形的路线来医馆。停人的。我留下字不起,打我电话

我的胃受了。失眠要从肠当时觉得很荒,而事才是正仁心仁治手段之,我后被治愈了。且不这个起那被我主,到底是受害者,在电话语气,要我赶

我提着七服中药带着一身艾味,在另一间诊到了一个满后背拔着火罐的男人再不心的人到那着的胖子也忍不住笑起来,肉山之上,几只玻璃罐儿,个样在很像一只……可以百度到的,慈父一般的

才本开车走人了,看到留的字你说你在艾室,我只能在拔罐等

也跟美容院一样吗,想拔罐就拔罐。”我说。

“哎不然怎么办,在外面等着?扮演属啊”胖子说。

赔损的事倒是和平解他也把拔的罐都摘下了,后背七红圆,活像一只七星虫。

瓢虫君。我就叫他瓢虫君。他是一间卫公司的设计师,主要设计种马然他看上去很富,但个纯纯的单王老五呢。追求他的女生一大把,当中还包括某个网红……于我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成了我的朋友。

他是唯一一我愿意衷肠的人。

不知,朋友也不算少,但是我只愿意说给这个听。

他和我同病相怜?或

……

“然后我男友人间蒸发了,三天,我以他很忙,可能电话”我

 “再打去,就会关机。然后再打,手机停机了。,也得自己透了,我凭什么还相信他只是没空或者担心他遇害,他只是一个骗子而己啊

瓢虫君顿顿说有被诈骗过?前几年我失眠这种药基本上所有的店都不有,除非去开处方。但是我,每次生只会给小盒。所以我在有一人,可以到,他卖给我三次,们称兄道弟,祝我健康。第四次,我打算多点,我然信任他,当场就支付了全部的,然后……就像男朋友一他,消,失,了!瓢虫君起自己被诈骗的往事

“我发现我根本有他故的地址,也无找到他系方式。”我

“我发现我找不到骗子的门牌号码,也找不到他父母。瓢虫君说

面面相,互相看着方的笑起

“所以不要开脱也别让自己多愁善感,接受他永远不会回来的事实,不要把他想得太好瓢虫君说

“但是我了一年多,而且,相的每一秒我都可以确定我是相”我

“在当时一定是心相爱的女人爱过你你可以坚信。瓢虫君说“但是他马上就不爱你了。

们这算是互老底的朋友了,所以我也知道他的很多事情。他女生的要求很高,琴棋书画诗酒花,都要美。网红脸,不要。韩国眉毛,不要。背,不要。短,不要。反中的,不要。……

你条刻,人家反中”我

“那然,中和西,分明是两种人生人生不在一线瓢虫君说

和西,其是一回事。真不明白网上那帮人成天在争什么。看西是把各元素按配比制成了片,而中是把含有某元素的草,以最原始的状态让你回家自己制。最都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啊

你说得非常有道理,为你留灯。瓢虫君有介事地,把我笑。

而且中比西更神奇之在于,生只要看看的舌,摸摸的脉博,就知道了病情的大。就像中国画意。西洋求比例。

瓢虫君鼓掌。

一起吃吃火,背着偷偷喝点小酒。互相,互相包庇,打电话是:“今天的吃了是:“喝一酒不?

能在这样的年见这么好的一朋友,珍惜他生日的时候我送了他一瓶茅台。也就是那天半夜电话瓢虫君垂危的音在向我呼救。“救命,姐,救命”他叫我姐因为师,我先认识师,他后,所以我是姐。

开车去救命,到他在地板上爬不起“我床上掉下一个巧劲居然摔伤了。瓢虫君说

我扶他起,幸好他摔伤的是不是腿,他还能走路“去我朋友的所,我不想去公立院。这种时你真是把我当亲姐了

“我行不便,能不能饭啊瓢虫君发微信给我。

有那女朋友,叫她们买,我正上班呢。我没耐烦地回道。

“胡,我有女朋友!

我去711了一盒开车去送好我是善良的女人,知道胖子吃什,加多一只腿。

瓢虫君电脑上的各种马图案啃腿。就不能买个关东,吃完饭没

“我走了,明天不要叫我,大老远开车过来,回去我站起身,觉得他办公室里的目光们刷地向我扫射。

走到听到瓢虫君说“漂亮?我女朋友。像不像小宋佳?

我想师弟,我只是的朋友,不是那些女孩中的一,我比她们经历的痛苦多一些,所以我比她们的心老一些,我的老心,开不起这的玩笑

我不打算和你见面了。微信他。

他回不起。

6

继续跑步,继续绕着整狂奔,继续喝中继续和失眠

太努力,适得其反。

是的,我在非常累的夜反而又睡不着了。想起你说得黑的人一般都比较开心。呢,因整天,泡海水,游泳,做这些单纯的事时,人自然就忘很多烦恼你还说,人回到大海,就如同婴儿回到子,那自于大自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你会说一些听起有道理的吸引着我。若我不被吸引,也就不会让你觉摆脱我是应该的。人一点混蛋,容易到手的,不被珍惜的。

我想起那天海边流浪汉在远处滔滔不绝地说着,在这背景音乐下,我们温柔地接吻。道只是一男人女人的情欲如果是这样,我真替你觉得耻啊

打起精神,信朋友的安慰爱过我的,起码当时这样

不是每一人都能感受到那么浓烈的情的,我就算对方完全处在另一种感情格式上。

周一次的医馆,又遇瓢虫君。我想他也很久了。

上次不起。

,知道玩笑。

不是的,我没开玩笑

我走这话题不能再聊了。他追上来——

“我因欢你而向道歉。瓢虫君说

看到我们俩了。

今天没给任何人开药方。

回去好好吃,好好喝水,每天都得穿子,不要光脚。了一些家常的话题。最后忽然女人最好找一自己的男人,男人最好找一自己喜的女人互相喜欢的人,不是没有,但是不一定会长久。

了医馆讨论今天说的话,我也就合好了。要不我一起去,吃火?好喝了有。打喝了。喝半瓶吧我告诉你秘密,自己也喝酒……

两个议论着校长。

我忽然这样真好。

的很好。

忍不住想挽着瓢虫君的手,像小时候那样,两小无猜地走。

“咦手上的石呢?”我问。

掉了。

“你不是骨折了

“呃,我好了

“怎么可能,骨一百天!

“告诉你实话吧,不许打我……为了能多见你一面什么阴招都使了。

“诊所的朋友也是同

“还有一事必也告诉你

色的大海,细白炽热,流浪骄阳晒眯了眼。一边举着酒子,一边对着远方大声地呼喊着似乎在喊出一首诗,或者是一支歌曲。我看着这张照片,放大,放大,再放大。我忽然看到背景影里,有一人站在那里。

一个高大威猛的胖子。

当时我也看到了那流浪,跟,呆呆地听他演听了很久。瓢虫君说转过头,看到一俊男美女在单身狗表示不开心

会儿,男的去沙上拿巾,便接电话,我听到了,他在跟另一女人情。我得那美的姑娘应该受到这样害。

“如果有缘份好好爱护那姑娘。

无法控制心跳加快,眼泪顺着面

那是我正式跟,跟害告的眼。我未如此痛哭。我于明白,必你你给我的这个故事,通篇不过是我自己一个人在投入地表演,你呢,只是一个旁观者,觉得没意思了,抽身便走。我不该为你失眠和难过,相反,应该打起精神,佩服你的冷静,并祝福你,一定会以你的优势在爱情哦不,情欲战场上无往不利,但是你,又有几分快乐可言?

“我全部的证件,父母的电话,家庭住址,房产证,还有我各位同事的联系方式,都拍成微信图片,传给你了,你永远都不会找不到我,请接受我这个胖子,哦不,我是昆虫纲,鞘翅目,瓢虫科的瓢虫侠,为保护你而变身。”他做了一个搞笑的POSE

我笑起来,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哭,哭完了又笑。

我是如此幸,有更好的人来爱

一切都是了等待位更好的人而发生的吗?

 

 

作者:盐粒

编辑:宴子

本文来源《女友》2017年5期

上市日期: 2017年4月15日

 

女友》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