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青:万物皆有裂隙,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2018-11-06 15:58来源:《女友》 编辑:小辫儿

日本江户时代小说《雨月物语》中有个故事,讲的是一位身份尊贵又痴情的女子,因爱人移情,而生出恨意,其中有句非常著名的戏词,大意为,“爱使人坚强,却不能持之永恒。恨则不同,心中如果有恨,会纠缠不息。”这句话用来形容《延禧宫略》中的“大反派”——喜塔腊·尔晴,再合适不过,爱与恨的极致,都在她一人身上得到了体现。扮演者苏青,精准传递一个人因“爱而不得、由爱生恨”而产生犹疑、放肆、残忍、乖张、冷漠、癫狂……从而演绎出了2018年夏天,话题度最高的女性角色之一

 

01

朋友秦岚开玩笑讲,“非要讲这个角色的‘功德’,大概就是帮容嬷嬷‘洗白’了”。至少曾经的宫廷剧反派NO.1容嬷嬷,也没有坏到这种“全人类公敌”(编剧于正语)的地步。不出意料的《延禧宫略》热播期间,尔晴成为“风口浪尖”上的“红人”。观众要给她寄刀片;#尔晴我劝你善良#在微博话题榜上盘庚数周;就连擅长蹭热度的微商们也表态,“我是个有节操的微商,我承接天下客户,除了喜塔腊·尔晴”。

 

某媒体的采访现场,苏青面前被摆放了两个写字板,上面有粉丝给“尔晴”起的外号,请她选个最不能接受的——A是拉丝尔晴B是稀巴烂尔晴。她眉尾微微上挑,一副了然的表情,低眼停顿了几秒,等抬头看镜头时,已经多了点小小的狡黠:“这两个外号,我都很喜欢啊!”

 

现场工作人员不满意,又抛过来一个问题,“哪些网友的言论让你最受不了”。 她继续爽朗地笑笑,接着说“其实有些评论还蛮可爱的,比如,‘我也想把尔晴送给我前男友’,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很可爱也很有趣,那就把尔晴送给前男友好了。”

 

一位网友说,自己就是看了这段视频,转而对苏青彻底“路转粉”。理由是,“情商高、反应快,带点‘不在意’的轻松感。但又有对人性的豁达,无论是对网友的过激言论,还是对角色人性一面的理解”。虽然电视剧在播时,苏青时不时地跟着网友一起自黑积极投奔diss“尔晴”大军。但在正式的采访中,还是认认真真地讲:“虽然我也想让‘尔晴’去心理医生,但我也不认为她是个天生坏人”。

 

02

 

她接角色之前,认真设身处地地大反派的境遇着想过,“曾经在长春宫中,皇后喜爱她,明玉敬爱她,她暗恋的傅恒也不是没有爱上她的可能”,而女主角到来后,短时间便收割了尔晴当下以及未来可能拥有的一切,“后来的新婚之夜,她终于嫁给自己暗恋已久的人,却在这个时候被冷落,便被一下击垮了神经。‘妒’一下子被点燃,一发不可收拾”。客观来看天底下有几个人没为爱犯过傻?甚至犯过混?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运,一个角色也有一个角色的命运。出场自带主角光环加持,万众爱慕,无往不利。这类情况大多发生在小说电视剧中,现实中,平凡众生大多都是配角,是绿叶,是过客,是命运宠儿们升级打怪过程中的一个可以忽视的背景音。

 

所以人人渴望在电视剧中体验荣耀拥抱亲吻叹息狂欢回忆眼泪,短暂地在主角身上找到代入感,反过来diss配角与主角竞争时的不自量力。而影视剧为了情节冲突,也会专门为配角安排错误的努力方向。 但是谁规定,配角和主角在命运发生碰撞时,就一定要做主动避让的那个呢?尔晴没有避让,意料之中地,也做了不可挽回的事情,成为千人锤万人骂的那个。

 

还好,苏青接下剧本,最后琢磨再三,还是在尊重剧本的情况下,给这个注定背上骂名的角色,尽可能留下了一些缓冲的空间,避免一马平川的脸谱式坏人,“我最开始进组的第一场戏是在长春宫的走道里端着个盘子,我会在自己的一些眼神中去表达出我对傅恒一开始的爱、对皇后一开始的忠诚,直到某个瞬间,安全感的表象被彻底打碎了……演的时候相比剧本,我特意做了一些(把角色的偏执劲)往回拉的处理,想尽办法收着去演。

 

她也一直记得编剧于正的话,“(很多时候)人和人都是因为在一念之间发生的某一件事情而转变的。只要这个事情想明白了,便没有所谓的好人和坏人。” 但人性不就是这样吗?现实生活不是玛丽苏剧,一直都坚定的人是不存在的。美国歌手、诗人莱昂纳德·科恩曾写过一句著名的歌词,“万物皆有裂隙,那是光进来的地方。”苏青很喜欢这句话,她也尽可能地给角色们,留下有光亮的缝隙。使平面而脸谱化的角色,变得立体鲜活起来,进而有了凡人的温度。

 

03

 

对被安排好的人生保持审视的敏感,无论是角色或者现实生活,这或许更接近苏青本人的性格。18岁之前,苏青都是民歌少女,14岁就经常在妈妈的陪伴下,坐36小时的绿皮火车往来湖南与北京,在中国音乐学院学习声乐。依照家人的计划,她原本会成为一名民歌歌手,穿着裙摆略浮夸的晚礼服,摇曳生姿、热热闹闹地登上春晚舞台。只可惜这幅早早筹划好的未来,最终在苏青决定演戏的那一刻,随风而逝

 

苏青回忆,童年玩过家家时便喜欢和小伙伴自行命题,编排一个故事表演,“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已经种下了喜欢演戏的种子。”或许是应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那句话,到了快18岁要决定人生大方向的时候,一个特别好的朋友找到她,他说我们这儿有一部戏,你来演一下。去了以后,一句台词也没有,就让我在那儿端茶倒水,我当时也不懂,过去跟导演说:你好,导演,我想要说几句话。导演说下次下次。

 

再后来,就是顶着父母的反对,苏青去片场跑龙套,用小角色磨练演技,一直等到拍了于正的戏——《美人心计》,那年她18岁生日一过,跟家里人摊牌我不想唱民歌了,比起唱歌我更想尝试演员这条路,不管结果如何我想试一下”她在剧中扮演的汉代的张嫣皇太后,这个角色让很多人入了“于正坑”。汉宫深深,苏青饰演的张嫣太后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与世无争又眉间自带哀婉。台词“这是哀家一个人的地老天荒”,让美好而清新的张嫣成为很多人心中的“白月光”。

 

她也因此被贴着“小嫣儿”的标签,演了许许多多的古装戏,成为圈内的“古装代言人”。《大汉情缘之云中歌》中的许平君;《美人如画》中的宁王夫人李明娟;《盗墓笔记》中出演古装部分女主瑶光王妃;《斗破苍穹》中云岚宗的少宗主云韵,再加上如今大热的《延禧宫略》……虽然中间也穿插了不少其他戏种,但总的来说,古装依旧占据了很大比例。

 

所以接到和杨烁合拍的年代剧——《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剧本时,就让苏青感到很新鲜。这部剧讲述了苏青所饰演的女主角陆若文,因心怀理想,投身科研设计,为中国航天事业奉献青春的故事,给了她前所未有的体验。尤其是女主角“先闯基地,接二连三地闯会议室、闯男澡堂”的彪悍性格,使她感触颇深——脱去特殊的时代外壳,陆若文活脱脱就是当下的女性榜样:学霸、貌美,有勇有谋,主动打破职场性别天花板,超越客观条件限制,精准地时代开辟出实现位置

 

苏青照例为角色提前做了不少功课:读资料、看视频,找那一辈人聊天,听他们讲当年经历的事。实景拍摄地点被选择定在了四川某半废弃的导弹研发基地,“拍的时候就觉得那代人特别不容易,不跟父母道别,也不跟家人说再见,就默默地就去做这个事了。好多时候,父母都以为这些孩子们都不在了或者牺牲了,其实他们是(因为要保守国家秘密,所以)不能出现。”

 

苏青拍完这部戏后,人生价值有了更深的考虑,“你作为公众人物,不仅要拍一些有挑战有意思的角色,也要做一些有意义的角色,比如展现一些默默无闻的英雄人物,这个群体曾经有过的付出与荣光,如果能通过我们的演绎传扬出去,被更多人知道也挺有意义的!

 

04

“意义”这两个字,是在采访中屡屡被提到的词语。我们的明星采访经历来说,有点不太常见。追求意义的人,一般会有点点理想主义情结,投入与回报的现实计算,多数时候都是一团浆糊。不过,也正因如此,他们也大多比较仗义

 

比如在采访例行准备时,我们意外发现苏青居然是慰安妇纪录片二十二》的资助人之一,这部由郭柯执导,二十二位“慰安妇”参与拍摄,也是中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纪录片”,于2017上映时,曾引发了地震般的热议。其中的话题之一,穷到差点想卖导演郭柯,最后在朋友们的资助下,完成了这部了不起的纪录片。

 

苏青正好就是郭柯的朋友,从《三十二(《二十二》之前的慰安妇纪录片,当时还有三十二位幸存者)便开始关注这件事了,有时还跟着郭柯去村里看望老人,等到《二十二》开拍就彻底拉不到投资“我当时跟他说,我这有钱你拿走吧,但是他特别直接地拒绝我,因为他觉得拍纪录片,如果想回本是一个风险很大的事情,他是于自己个人的情怀,想要去帮这些老人做一些事情”。不过整个片子拍了五年拍到最后,没有募资实在继续不下去,苏青趁着机会出了“一份个人小小力量,虽然她的名字只被记录在了片尾“特别鸣谢”的名单里。

 

影片苏青老家衡阳点映的时候,她自掏腰包,包了场子,不论亲疏远近,只要报她的名字,当天皆可领票携带家属观看,请大家记住朋友郭柯记录下来的这段历史记住这背后的意义。这段故事,并没有被大张旗鼓放在微博中,只有一条转发导演冯小刚的,有关《二十二》纪录片微博。“明星在网上发这些容易被人说是造人设,这一点我看得很开:反正我就是这么一个人,造什么人设啊? ”

 

苏青89年生,今年快30岁,她很清楚地知道,“国内女演员岁数上去了,戏路的确会变窄,找你的都是‘女主妈妈’、‘男主二姐’这种配角。过几年我也会面临这种局面,但你看《延禧宫略》,没一个流量演员,照样爆了。所以我不着急,着急没有必要,我就想把眼下的事都做好,该来的,总有一天都会来。

 

是啊你做了什么,生活就是什么。美好的未来,终究会来,因为时间看见,并见证一切。

 

作者:俪鸿

编辑:莫莫

本文来源《女友》2018年11期

上市日期: 2018年10月15日

 

女友》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